CAS其实是门学问 

高三開始了,閒置了兩個多月,CAS又重新回到自己身邊。

VOLVO開始重新招人,新老交替,總覺得特別有成就感。因為新來的總會很認真的聽你說的每一句話。到頭來還不是自給自足,自娛自樂。把自己想要權利的快樂建築在了新生有些恐慌的心理上。

不過無論如何,經歷了兩年的VOLVO,對於它還是有一些留戀的。至少因為它,我還曾經在這個學校風光過一把。

只是,時過境遷,不免感到有些難過。自己的小寶貝要交出來給別的孩子來看管,你甚至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這個能力。看著他們一個勁的問你最終的比賽怎樣,他們的年齡能不能參加這次兩年的打比賽。心裡不免感到有些荒涼。畢竟,總是感覺他們追求的是這樣額名利,怎麼都點播不通,是吧。

我開始回憶自己的VOLVO生涯。記得當時是吳越在班級裏面說了什麽,推薦我們去VOLVO。因為不但有CAS賺,還可以去瑞典玩。我是個現實主義派,聽到可以免費出去玩,跑的比誰都快。於是,誤打誤撞,連個準備都沒有的就跑去了。臨到了現場才知道還要做什麽presentation,簡直就把我嚇蒙了。不過,現在回想起來,加上面試了兩屆學生的經歷,我覺得自己的東西還真的很不錯,至少我的這些東西沒有一個人提到過。就是過分現實了,可是還挺真的哈。

不能否認的是,第一年的VOLVO是我最開心的時候,雖然沒有能夠去瑞典比賽。也許是因為XU把條條框框都給定死了,我們跳不出這個地方,也沒了心意。但是做事情,還是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會比較開心,至少我們五個都是雷人的,都是開得起玩笑,都是能說得到一起的。雖然性格上有很多不同,背後也都說過對方的不是,但至少五個人都還留下來不少回憶。也許我們可以找個時間出來吃頓飯,回憶回憶也不錯。

到了第二年,算是老大了。但是成就感卻低多了。也許是自己擺上了學姐的姿態,對於囂張的學弟學妹們產生了一種另類的厭惡感。開始不像高一那時候這樣積極的做事,只是因為不想看到討厭的人們。但命運喜歡捉弄人,於是這樣一個沒花半點心思的活動,居然成功的申請到了決賽里,神奇了。然後,一連串的事情讓我精疲力竭,無法溝通的人更是讓我沒有做下去的動力。然後開始想,如果當年的五個人能夠去瑞典多好。至少,我們可以一起瘋,一起鬧。他們,實在太難溝通。

我不喜歡那些不把別人的主意當一回事的人。好歹,是五個人的活動,請記得要五個人一起溝通。今天和XYJJ講了這件事,堆積了大半年的厭惡感終於結結實實的發洩了出來,好開心。然後,還不過癮,所以在這裡還有大罵一翻。我只是希望得到最基本的尊重,也不想想你是怎樣進到這個活動中的,把你自己的姿態擺的那麼高郵什麽好處,簡直是作踐。討厭,你真的很讓人鬧心,知不知道。

吐槽及發洩完畢,很多事情還是需要自己去完成。欠債還是需要積極的去還掉它,日子實在不夠用。

我只是希望自己的CAS能夠善始善終,但是楠楠走了,似乎很多都在適應和磨合中,亂不習慣。

靈:雪峰哥是個負責人的老師,但是CAS吧還是給女老師負責比較好。那個硬邦邦的日曆看著就沒有動力去完成它,真的是非常苦惱。

[2009/09/17 20:56] 一點小想法。 | TB(0) | CM(0)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jessiechi.blog125.fc2blog.us/tb.php/19-aba87953